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萌新

【帝守】昔年

后来才发现自己手滑删掉了文qwq
对点了小红心的小伙伴十分抱歉(鞠躬)
在这里重新整理一下

文笔渣
更新慢
易弃坑
贴吧有
ooc有
结局be
cp为bg向

以上

开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一』
夜幕降临,鹅黄色的暖光一盏盏的亮起,又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盏盏被黑暗抹灭。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只剩下神圣的殿堂之中散发出曾经代表希望的光明。
是的,曾经的光明。也不过是曾经罢了。毕竟幻影帝国已灭,现在又有谁会需要神殿呢?或许,这里早已被遗忘了……
他闭眼扶额轻叹,握着钢笔的手指微顿,笔尖溢出的青墨韵染了一片,在白纸之上尤为刺眼。大门发出吱呀的呻吟,前方传来沉沉的脚步声,刚强有力,看来来者属于攻击类型的。帝兰猛的睁眼,冰蓝色的眸子中散出一丝幽光,手已牢牢握住剑柄。
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试探性的响起。
来者迈前一步走出黑暗,帝兰借着月色看清,才褪去眼中的警惕。稍稍眨眼,眼睛又恢复了平静。
“凌风。”他低下头继续批起了文件。
凌风笑着挥了挥手回应,走上了二楼:“哟,这么晚了还不回去?再怎么熬夜也不会加工资的啦。”
“你还不一样。”
“我来帮琳娜拿东西。”凌风忽然想到了什么,脸颊绯红,“别误会啊!这只是朋友间的相互帮助,才不是特意过来的!不是!绝对不是!”
凌风紧张的看向帝兰,只见帝兰侧过头看向窗外那茫茫黑夜,一时失神未听见方才长舒一口气。
星河璀璨,映在帝兰冰蓝色的眸子中朦胧飘渺,竟显得有些不真切。他的心口绞痛,有什么在呼唤着,恍恍惚惚知晓答案,却又哽在喉咙难以出口。某些遥远的记忆在一点一滴的流失,可他却无力挽留。
“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帝兰淡然的开口。
“唉?经过最后的战役之后,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,还能忘掉什么。那些逝世的弟兄也刻在了英雄纪念碑上,看见了我们的胜利大概也该安心了。”凌风挠了挠头发,声音越来越小,最终细不可闻。
“英雄纪念碑?”
月色透过窗台的玻璃照进来,惨淡凄凉,残花飞过,飘飘荡荡,落满一地。说不尽的惆怅在空气中晕染。晚风轻柔,带着桂花的芳香扑面而来,蝉声聒噪,搅得心里越发烦闷。
凌风不安的摇晃了下猫耳,浑身不自在。
“哎呀!别婆婆妈妈的,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,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。我说帝兰你也该出去走走了,连纪念碑都不知道,再不接触外头,你这个老古董就该发霉了!文件多是吧!大不了我帮你批就是了!”凌风跳下楼梯,猛的拍帝兰的肩,“别什么都扛着,还有我们呢!”
还有我们……
幸好还有你们……
帝兰嘴角轻弯,上扬了一个微妙的弧度。他利落的起身走向门外,踏入前方凭空出现的传送阵:“那么批文件有劳你了……”
蓝色的光芒从脚底的魔法阵里涌起,人影一闪而过,空留余音环绕。
“走的这么快干什么。我还以为……”我还以为你始终放心不下奥雅,无法释怀。自从最后的战役结束后,你就变得捉摸不透起来。
我们忘了什么?好像是有什么从脑海里逐渐消失,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记得也罢。
凌风独自嘟囔着,忽然身后传来阵阵寒意,他身体僵硬,机械性的转头。
一盘打了马赛克的不明物体映入眼前。
“呃,威恩?”
“哎?帝兰不在啊,真可惜。要不凌风你来尝尝我的新甜点吧~”
“……”
批文件可以……
这个……还是不了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二』
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。
忘了什么呢。
少年的眼睫低垂,眸中带着看不透的情绪,逐渐由清澈转向了黯淡,犹如被白雾掩盖住了原本的光辉。昏昏沉沉,随即跌入一大团棉花之中,深陷不起。
当他再次睁眼,只身处于一个诺大的白色空间里,遥远的一方传来断断续续的铃响,清脆空灵。帝兰下意识的去抓背后的巨剑,恍然才想起自己已经换上了日常服,手里空荡荡的,不适感油然而生。他紧握着拳在原地踱步,决定顺着声音找到根源。没走多久,脚底传来水的触感,他微微皱眉,张开身后的羽翼,霎时间白羽纷飞,周身强大的气流将雾气吹散,流露出这块地方原本的模样,海面显现,之前的陆地早已不知去哪儿。
大海平静的吓人,不起一点波澜,铃声越发清晰,其间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啜泣。
帝兰沿着海面低飞,看见了那月白色倒影的女孩,她赤着脚站在海面上,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划过,落在海面上泛起圈圈涟漪。她哭的入神,良久才发现有人在看她,方收敛了一些,眨了眨眼睛望了过来。
一时间四目相对。
“帝兰。”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,里面满是不可置信的喜悦,蔚蓝色的眼眸上又泛起了朦胧的水雾,她微笑着闭上双眼,泪珠又不断的滚落下来。
“帝兰……”
白雾包裹。
轻声的呢喃恍若叹息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七念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