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念

这里七念
喜欢的东西貌似有点多

【帝守】昔年

文笔渣
更新慢
易弃坑
贴吧有
ooc有
结局be
cp为bg向

以上

开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三』
醒来已是早上五点。
帝兰看着天花板回忆起刚才短暂的梦。
一个空间领域。
白雾茫茫。
风平浪静的海面。
还有,月白色倒影的女孩。
她还在哭泣,那使他感到了难以言表的悲伤。
他好像是认识那个女孩的。
但是十分眼生。
或许是错觉吧。
算了,不过是一场梦,何必纠结。
他一边懊恼的埋怨自己多虑,一边起身换好衣服下楼做早餐。
唔,煎鸡蛋。鸡蛋……没有了……
那,面包。吃完了……
好像牛奶也空了……
自己不吃早餐倒也没事,可是朵朵西不行,更何况还要给她准备便当带去学校。帝兰瞥了一眼户外,认命的推开了门。
天空还是朦胧刚亮,店铺都还未开,街道上的人少之甚少,多半是那一些老一辈的人在溜达锻炼,他们见到帝兰时都会行军礼以表敬意。毕竟在当初艾米女神没有苏醒的情况下,若没有帝兰这一根主心骨,奥雅怕是早就被幻影给吞噬。
而帝兰通常是不理会的。他不喜欢出门,就是讨厌这一种情况。他讨厌战争,即使胜利后也毫无感觉,这些人对他的尊敬仿佛是在提醒自己手中沾满了鲜血。
但其他人只当是帝兰是面瘫属性爆发罢了。
帝兰带上帽子,低着头凭着记忆找到了果果农场。
“帝兰,起这么早啊!”一个背着大篓子的白色身影从旁边的菜地里冒出,那被编成麻花辫标志性的长胡子甚是引人注目,“是来买菜吗?那边的箱子里有今早摘的新鲜蔬菜,要什么自己挑吧。”
“家里食材不够了,我还要快点赶回去给朵朵西弄早点。”帝兰蹲下来仔细的挑着。
“朵朵西那可真幸福,要是乐乐那臭小子有半点你这样当哥哥的样子就好喽,就不需要我操心了,说实话我还真怕小小会被他给弄丢!”
“不过帝兰呐,神殿里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少啦。”
“……”
我虽然胡子一大把了,但这个我还是察觉到的。毕竟近年来番茄酱的销量不胜从前啦,吸血鬼这个职业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吧。现在处于和平年代的年轻人啊也真是忘了本啊……请原谅我这个老头子这么唠叨,年纪大了果然不中用喽……”
“没事……”
这的确都是事实。
正如哈乐斯所说的,神殿的确在逐渐被削弱,在这个和平的年代里学习战斗已经没有什么用了,吃吃喝喝,打打闹闹才是生活的一切。他固然讨厌战争,但更讨厌腐朽,这样腐朽的生活令他窒息。
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。不管是战争,还是腐朽,最后都得屈服,他只能不断的麻痹自己的情绪,给自己找一个可以支撑下去的理由。
或许,这样就能暂时得到解脱了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三』
英雄神殿。
莫名的恶臭从金色的大门里散发出来,帝兰有些犹豫的站在外面,最后他带着头上整齐的一排黑线推开了大门。
凌风半死不活的趴在了桌子上,嘴里口吐白沫,手中还拿着一块黑色的不明物品,而威恩此时正躺在地上,脸色发青。
帝兰瞟了一眼桌上一盘同样散发着幽幽恶臭的黑色物体,心里有一些发怵。幸好昨天让凌风帮忙批文件,不然这里的尸体就是自己了。所以说这两货当初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或许当初战争的时候就应该让威恩去研究大量的食物,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把敌军消灭。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,至于这两人还是送去奥雅之树下治疗好了,全当是每日一善吧。
当帝兰拖着两个伤员来到奥雅之树下时,洛奇儿正在和飞云聊天。阳光普照,淡淡的金黄色冲淡了的一切,唯独那蓝色的眼眸灼灼生辉,若流水般清澈。但虽说是漂亮却还是不如她蔚蓝色的眼睛,那似乎是整片天空都装在她的眼里……唉?为什么又无端端的想到了她?
“帝兰。”洛奇儿犹豫的喊了一声。
“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反倒是我还要问你他俩怎么了。”说着便举起白皙的手指向不远处躺在树下的威恩和凌风。他们依旧昏迷不醒。
帝兰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,习以为常的轻叹:“我们并不能对威恩的厨艺抱多大希望……”
“的确……”洛奇儿缓缓举起手中的法杖,霎那间星星点点的治愈之光从奥雅之树里飘落下来,“但我想你还是阻止一下威恩做食物比较好,毕竟我的治愈术只能治愈外伤,像威恩做的食物不仅造成外伤,还给食用者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伤害。”
“污染空气什么的也不能忍。”她莞尔笑着,“这可比小时候你拿着螃蟹吓我可耻多了。”
“你说你生日那次?当时苏菲亚说她在进行新的魔法实验,让我帮她送你礼物,我想了想你喜欢大闸蟹,于是我就去河里了几只,谁知道你怕会爬的螃蟹……”他低垂着头,似是想起了什么。
“我喜欢大闸蟹是因为好吃,真说不清楚是该哭还是该笑。”
“你记得的事情还真多……”记得的事情这么多,会不会知道她的事情……
“我才17岁,又不像老人家那么健忘,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你多少岁,不过看你的样子也大不了几岁,小时候还一起玩的说,跟着你和苏菲亚一起去冒险。”洛奇儿沉思道,“但我好像听说帝兰你有好几百岁呀…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帝兰黑着脸的看着她,嘴角默默的抽搐着:“你听谁说的。”
忽如其来的转折让他将刚想要问她的事情丢在了脑后。
“唔……大概是琳娜。上次她拉着我一起出远门的时候聊天说的,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单独出远门。”洛奇儿有些迷糊的说着。
“很好。”帝兰艰难的挤出这两个字。
然后潦草的结束了聊天。
可惜是帝兰并没有在神殿里找到琳娜,由于三个人都缺席,他自身的工作量增加了不少。
微弱的灯光在黑暗中亮起,飘忽不定。少年的眉头紧皱,手中的笔在纯白的纸面上划过优雅的弧线。渐渐的,身影融入夜色之中。
不过没关系,夜还很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四』
白雾缭绕。
然后渐渐消散。
不远处的女孩笑眯眯的看向他,轻声的呼唤着:“帝兰。”
是那样的熟悉。
心底的最深处在微颤,似是一只羽毛划过了心尖,拨动了心弦。
他本应当警惕——这是在战争中磨练出来的习惯,可是他不仅没有警惕反而对女孩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信任。
明明只是见过一面罢了,这种感觉算是什么。
他有些呆愣,听见自己的声音犹豫的响起:“你是……”
谁?
但他硬生生的将最后一个字咽下去,想到上一次女孩的眼泪,所以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整,他能感觉到那眼泪中暗涌的失落,他知道自己这么直白的问伤心的人并不礼貌,但话已说出口,覆水难收。
女孩的蓝眸里闪过一片阴翳,在那一瞬间就失去了光彩:“我是守护者,但并不是现在随处可见的所谓守护者。”
她停顿了一下,眼神稍稍恢复一些。
“我乃初心者。”
“不。”帝兰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冰冷,倒有些灼灼逼人的趋势,然后下意识的放柔了一些声音防止吓到她,“我不是问你是干什么的,是在问你名字。”
“名字?”女孩有些哑然,“我没有名字,大家都叫我守护者,于是我便成了守护者。”
没有……名字吗?
又或者是因为被人说做守护者而埋没了自己原本的名字。
不管哪一种都很可怜。
帝兰默默的站着,他张了张口想要说出一些安慰的话,才发现自己并不擅长,一时束手无策。
“嘛,没关系,反正我也习惯了。”
女孩倒是挺不介意的摆摆手。
“你也可以叫我守护者。”女孩笑了笑,接着问道,“你能告诉我你今天发生的事情吗?”

我果然是个色废orz…… 手套忘画了,忽视吧。 顺带一提,那帽子本来是想用手取下来,越画越奇怪,然后就懒得改了……

【帝守】昔年

后来才发现自己手滑删掉了文qwq
对点了小红心的小伙伴十分抱歉(鞠躬)
在这里重新整理一下

文笔渣
更新慢
易弃坑
贴吧有
ooc有
结局be
cp为bg向

以上

开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一』
夜幕降临,鹅黄色的暖光一盏盏的亮起,又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盏盏被黑暗抹灭。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只剩下神圣的殿堂之中散发出曾经代表希望的光明。
是的,曾经的光明。也不过是曾经罢了。毕竟幻影帝国已灭,现在又有谁会需要神殿呢?或许,这里早已被遗忘了……
他闭眼扶额轻叹,握着钢笔的手指微顿,笔尖溢出的青墨韵染了一片,在白纸之上尤为刺眼。大门发出吱呀的呻吟,前方传来沉沉的脚步声,刚强有力,看来来者属于攻击类型的。帝兰猛的睁眼,冰蓝色的眸子中散出一丝幽光,手已牢牢握住剑柄。
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试探性的响起。
来者迈前一步走出黑暗,帝兰借着月色看清,才褪去眼中的警惕。稍稍眨眼,眼睛又恢复了平静。
“凌风。”他低下头继续批起了文件。
凌风笑着挥了挥手回应,走上了二楼:“哟,这么晚了还不回去?再怎么熬夜也不会加工资的啦。”
“你还不一样。”
“我来帮琳娜拿东西。”凌风忽然想到了什么,脸颊绯红,“别误会啊!这只是朋友间的相互帮助,才不是特意过来的!不是!绝对不是!”
凌风紧张的看向帝兰,只见帝兰侧过头看向窗外那茫茫黑夜,一时失神未听见方才长舒一口气。
星河璀璨,映在帝兰冰蓝色的眸子中朦胧飘渺,竟显得有些不真切。他的心口绞痛,有什么在呼唤着,恍恍惚惚知晓答案,却又哽在喉咙难以出口。某些遥远的记忆在一点一滴的流失,可他却无力挽留。
“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帝兰淡然的开口。
“唉?经过最后的战役之后,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,还能忘掉什么。那些逝世的弟兄也刻在了英雄纪念碑上,看见了我们的胜利大概也该安心了。”凌风挠了挠头发,声音越来越小,最终细不可闻。
“英雄纪念碑?”
月色透过窗台的玻璃照进来,惨淡凄凉,残花飞过,飘飘荡荡,落满一地。说不尽的惆怅在空气中晕染。晚风轻柔,带着桂花的芳香扑面而来,蝉声聒噪,搅得心里越发烦闷。
凌风不安的摇晃了下猫耳,浑身不自在。
“哎呀!别婆婆妈妈的,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,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。我说帝兰你也该出去走走了,连纪念碑都不知道,再不接触外头,你这个老古董就该发霉了!文件多是吧!大不了我帮你批就是了!”凌风跳下楼梯,猛的拍帝兰的肩,“别什么都扛着,还有我们呢!”
还有我们……
幸好还有你们……
帝兰嘴角轻弯,上扬了一个微妙的弧度。他利落的起身走向门外,踏入前方凭空出现的传送阵:“那么批文件有劳你了……”
蓝色的光芒从脚底的魔法阵里涌起,人影一闪而过,空留余音环绕。
“走的这么快干什么。我还以为……”我还以为你始终放心不下奥雅,无法释怀。自从最后的战役结束后,你就变得捉摸不透起来。
我们忘了什么?好像是有什么从脑海里逐渐消失,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记得也罢。
凌风独自嘟囔着,忽然身后传来阵阵寒意,他身体僵硬,机械性的转头。
一盘打了马赛克的不明物体映入眼前。
“呃,威恩?”
“哎?帝兰不在啊,真可惜。要不凌风你来尝尝我的新甜点吧~”
“……”
批文件可以……
这个……还是不了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二』
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。
忘了什么呢。
少年的眼睫低垂,眸中带着看不透的情绪,逐渐由清澈转向了黯淡,犹如被白雾掩盖住了原本的光辉。昏昏沉沉,随即跌入一大团棉花之中,深陷不起。
当他再次睁眼,只身处于一个诺大的白色空间里,遥远的一方传来断断续续的铃响,清脆空灵。帝兰下意识的去抓背后的巨剑,恍然才想起自己已经换上了日常服,手里空荡荡的,不适感油然而生。他紧握着拳在原地踱步,决定顺着声音找到根源。没走多久,脚底传来水的触感,他微微皱眉,张开身后的羽翼,霎时间白羽纷飞,周身强大的气流将雾气吹散,流露出这块地方原本的模样,海面显现,之前的陆地早已不知去哪儿。
大海平静的吓人,不起一点波澜,铃声越发清晰,其间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啜泣。
帝兰沿着海面低飞,看见了那月白色倒影的女孩,她赤着脚站在海面上,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划过,落在海面上泛起圈圈涟漪。她哭的入神,良久才发现有人在看她,方收敛了一些,眨了眨眼睛望了过来。
一时间四目相对。
“帝兰。”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,里面满是不可置信的喜悦,蔚蓝色的眼眸上又泛起了朦胧的水雾,她微笑着闭上双眼,泪珠又不断的滚落下来。
“帝兰……”
白雾包裹。
轻声的呢喃恍若叹息。

最近看凹凸世界吃下了瑞金
然后摸了一张线稿
虽然并没有很明显的cp感qwq